近期的廉署案例 (商界)


25
2022年10月
廉署起诉中介公司代表涉嫌行贿银行经理代客开立帐户廉政公署今日(10月25日)落案起诉一名中介公司代表,控告他涉嫌行贿一名银行经理,以协助其客户在该银行开立公司帐户。何咏麟,36岁,环球管理信贷有限公司(环球管理)营运人及香港中小企商业发展有限公司(中小企商业公司)董事兼股东,被控一项向代理人提供利益罪名,违反《防止贿赂条例》第9(2)(a)条。被告将于星期四(10月27日)在西九龙裁判法院答辩。案发时环球管理和中小企商业公司为中介公司,业务包括向客户提供公司秘书服务及协助客户办理银行开户申请。2019年中,被告陪同一名客户到中国银行(香港)有限公司(中银香港)上环一间分行办理开户申请,因此认识一名助理分行经理。控罪指被告涉嫌于2019年7月12日,无合法权限或合理辩解而向上述助理分行经理,就每项银行开户申请提供1,000元至2,500元贿款,作为协助被告转介的客户或人士开立中银香港帐户的诱因或报酬。廉署调查显示,被告涉嫌向该名助理分行经理表示如获对方协助,会就每宗本地客户申请提供1,000多元报酬,并就每宗非本地客户申请提供2,500元报酬。该名助理分行经理当场拒绝被告的提议,并向银行匯报事件。中银香港不容许员工接受利益以协助客户开户。中银香港在廉署调查案件期间提供全面协助。廉署提醒市民,切勿行贿银行职员以获取服务。任何人士如遇到怀疑贪污情况,应立即向廉署举报。廉署24小时举报热缐:25 266 366。
25
2022年10月
廉署通缉商人涉上市公司「买壳」交易串谋诈骗及「洗黑钱」案一名区域法院法官今日(10月25日)签发手令通缉一名商人。该名商人早前与一名上市公司时任主席、该公司一名时任大股东及另一名人士,被廉政公署落案起诉串谋诈骗及处理犯罪得益4,200万元,当中涉及隐暪上市公司秘密「买壳」协议。马钟鸿,49岁。商人,于2021年11月被廉署落案起诉两项串谋诈骗罪名,违反普通法,以及一项处理已知道或相信为代表从可公诉罪行的得益的财产罪名,违反《有组织及严重罪行条例》第25(1)条。马钟鸿十月初未有向警方报到,今早亦缺席区域法院聆讯。法官郭伟健应控方申请,发出手令通缉他归案。同案被告为詹培忠,76岁,亚洲资源控股有限公司(亚洲资源)时任大股东;詹剑崙,53岁,亚洲资源时任主席;及王蓓丽,65岁。詹培忠及詹剑崙亦被控上述两项串谋诈骗罪名,而王蓓丽则被控上述处理已知道或相信为代表从可公诉罪行的得益的财产罪名。案件押后至2024年5月进行审讯。案发时,亚洲资源于香港联合交易所有限公司(联交所)主板上市。詹培忠于2008年10月成为亚洲资源的大股东后,詹剑崙获委任为公司的执行董事。詹剑崙并于2008年12月19日至2014年12月11日期间出任该公司董事会主席。王蓓丽案发时受聘于马钟鸿的一间公司。詹培忠、詹剑崙及马钟鸿涉嫌于2013年7月1日至2015年11月15日期间,一同串谋并与其他人串谋诈骗亚洲资源、其董事会及股东,即不诚实地:(i) 隐瞒或未有披露马钟鸿已与詹培忠和詹剑崙达成协议,马钟鸿会向詹培忠支付合共约二亿一千万元以控制亚洲资源全部已发行股本的70%至75%(该非法协议);(ii) 致使亚洲资源的董事会批准及致使亚洲资源进行配售新股以及配售可换股票据,目的是增加该公司的全部已发行股本,从而促进该非法协议的执行,而有关可换股票据行使可换股权后可换取的股份,佔其时该公司已发行股本约566.67%(该可换股票据协议);(iii) 在亚洲资源的公告和通函中虚假地表示,该公司并无董事或股东在该可换股票据协议中拥有重大权益,且无股东须于为审批该可换股票据协议而召开的股东特別大会(该股东特別大会)上放弃投票;(iv) 致使亚洲资源的股东在该股东特別大会中通过有关该可换股票据协议的决议案。詹培忠、詹剑崙及马钟鸿又涉嫌于2013年7月1日至2015年11月15日期间,一同串谋并与其他人串谋诈骗联交所,即不诚实地:(i) 隐瞒或未有披露詹培忠、詹剑崙及马钟鸿已达成该非法协议;(ii) 隐瞒或未有披露该可换股票据协议的目的,是增加亚洲资源的全部已发行股本,从而促进该非法协议的执行;(iii) 在亚洲资源的公告和通函中虚假地表示,该公司并无董事或股东在该可换股票据协议中拥有重大权益,且无股东须于为审批该可换股票据协议而召开的股东特別大会上放弃投票;(iv) 致使联交所沒有就该可换股票据协议迅速採取行动要求亚洲资源釐清有关事宜,及/或致使联交所批准该公司发布与该可换股票据协议有关的公告和通函。王蓓丽及马钟鸿则涉嫌于2013年10月24日至2014年1月24日期间,知道或有合理理由相信某财产,即由亚洲资源发行、本金金额为4,200万元的可换股票据,全部或部分、直接或间接代表从可公诉罪行的得益而仍处理该财产。联交所及证监会在廉署调查案件期间提供全面协助。控方今日由高级检控官邵钧泰代表出庭,并由廉署人员龙浩恩及唐宇锋协助。
24
2022年10月
廉署调查贪污揭中小企董事及前会计文员串谋诈骗银行贷款1亿200万元同判囚廉政公署调查一宗贪污案件时,揭发一名中小企业董事及该公司一名前会计文员,串谋诈骗四间银行83笔贷款共逾1亿200万元,以及银行融资共3,100万元。两名被告今日(10月24日)在区域法院分別被判入狱33个月零24日及36个月。陈永福,62岁,华丽国际有限公司(华丽国际,现已解散)独资董事及股东,早前承认20项串谋诈骗罪名,违反普通法,今被判入狱33个月零24日。同案被告黄梓华,30岁,华丽国际前会计文员,经审讯后被裁定上述其中两项罪名成立,则被判监36个月。区域法院暂委法官劳洁仪判刑时称,本案案情严重,涉及以假文件向银行骗取巨额贷款,法庭须判处阻吓性刑罚。两名被告判刑分別以五年半及四年为量刑起点,法庭考虑到陈永福认罪,以及二人各项求情因素,遂扣减其刑期。廉署早前接获贪污投诉,调查后揭发上述罪行。有关罪行于2010年8月至2015年1月期间发生。工业贸易署(工贸署)及香港按揭证券有限公司(按揭证券公司)于2008年至2011年期间,分別推出「中小企信贷保证计划」、「特別信贷保证计划」及「中小企融资担保计划」等多个计划,向中小企业提供担保,以协助它们从银行获取融资。案情透露,陈永福2010年中应华丽国际实质东主邀请,出任该公司独资董事及股东,并收取月薪20,000元。华丽国际并无实质业务,其成立目的只是为了向不同银行申请贷款。陈永福只需签署贷款申请文件,公司的会计及行政事宜,交由黄梓华及一名与华丽国际实质东主有关联的女子处理。陈永福按华丽国际实质东主指示,向四间银行申请多项融资及贷款,有关银行分別为花旗银行(香港)有限公司、大新银行有限公司、星展银行(香港)有限公司及香港上海滙丰银行有限公司。案情透露,陈永福串谋华丽国际实质东主及该名与其有关联的女子,提交虚假证明文件以欺诈上述四间银行。黄梓华则串谋陈永福及上述人士欺诈其中两间银行。有关虚假证明文件包括银行结单、核数师报告、以及声称涉及华丽国际与其七间供应商之间的交易的发票、送货单及装箱单。该四间银行因而向华丽国际批出银行融资共3,100万元及83笔贷款共逾1亿200万元,并直接向该七间供应商发放逾1亿200万元。廉署调查发现,发放予该七间供应商的款项,其后被分发到由黄梓华、华丽国际、华丽国际实质东主及该名与其有关联的女子持有的多个银行帐户。黄梓华早前被裁定罪成的控罪,涉及他与陈永福及其他人士欺诈上述其中两间银行向华丽国际批出41笔贷款共逾5,700万元。陈永福早前又承认串谋华丽国际实质东主及该名与其有关联的女子等人士,欺诈工贸署及按揭证券公司,虚假地表示五份「中小企信贷保证计划」及「特別信贷保证计划」申请表,以及两份「中小企融资担保计划」申请表内的所有资料,均为真实、准确及完整。工贸署、按揭证券公司及该四间银行在廉署调查案件期间提供全面协助。控方今日由高级检控官李佩玑代表出庭,并由廉署人员李启邦协助。
24
2022年10月
公司董事及採购员涉贪840万元遭廉署起诉判囚22及17个月廉政公署早前落案起诉一名服装配饰贸易公司董事及一名制衣公司前採购员,控告他们七年间行贿受贿共约840万元,致使两间制衣公司向该贸易公司发出採购订单,总值逾3,600万元。两名被告今日(10月24日)在区域法院分別判囚22及17个月。暂委法官刘绮云判刑时表示,贪污属严重罪行,须判处阻吓性刑罚。两名被告罪责相等,法庭须打击业界同类陋习。何国荣,46岁,宝原行有限公司(宝原行)独资董事兼股东,被判囚22个月。暂委法官指她以监禁51个月为量刑起点,考虑到各项求情因素,包括何国荣被捕后向廉署全盘招认罪行,深感悔意,以及向涉案客户偿还款项,遂将刑期由51个月扣减至22个月。同案被告黎淑芬,54岁,必伟实业有限公司(必伟实业)前高级採购员,则被判监17个月。法庭以30个月为量刑起点,考虑到她认罪等求情因素,遂把刑期扣减。暂委法官亦颁令黎淑芬须向必伟实业归还逾71万元,相等于她收取的非法回佣金额。何国荣及黎淑芬早前同承认一项串谋使代理人接受利益罪名,违反《防止贿赂条例》第9(1)(a)条及《刑事罪行条例》第159A条。何国荣另承认两项串谋向代理人提供利益罪名,违反《防止贿赂条例》第9(2)(a)条及《刑事罪行条例》第159A条。廉署呼吁工商业界,切勿以贪污贿赂方式获取生意。行贿受贿同样犯法,行规或惯例亦非提供及收受非法回佣的辩解。案情透露,宝原行及必伟实业分別为服装配饰贸易公司及睡衣和泳装制造商。何国荣于2011年认识黎淑芬后,宝原行开始收到必伟实业少量订单。为与黎淑芬维持良好关係和得到更多订单,何国荣期后向对方提供大量主题乐园入场门票。何国荣及黎淑芬于2012年中同意提供及收取非法回佣,款项以必伟实业订货重量计算。其后,必伟实业向宝原行发出的购货订单大增,宝原行更成为其主要供应商。于2014年5月至2019年8月期间,黎淑芬收取何国荣非法佣金共逾71万元,款项以必伟实业向宝原行订货重量每公斤一至两元计算。案情透露,何国荣及宝原行一名会计文员以相类贪污手法,从而得到牛仔服装制造商惠宜制衣(香港)有限公司(惠宜制衣)的订单。约于2012年2月,何国荣同意向一名惠宜制衣採购文员提供非法回佣,款项以惠宜制衣採购订单金额一成计算。此外,该惠宜制衣採购文员又向宝原行发出虚假订单,即宝原行在收到这些虚假订单后不用实际供货,在收到惠宜制衣货款后会保留当中两成款额,并将余额支付予该採购文员。廉署调查发现,该惠宜制衣採购文员于2014年4月至2019年12月期间,就总值逾3,600万元的採购订单收到非法回佣共约770万元。必伟实业及惠宜制衣不容许职员就公司业务向任何人士索取及接受利益。该两间公司在廉署调查案件期间提供全面协助。相关调查仍在进行,廉署不排除会有更多人士被检控。上述宝原行会计文员亦因涉案被廉署起诉,他早前否认控罪,案件押后至明年7月审讯。控方今日由高级助理刑事检控专员何伟万代表出庭,并由廉署人员刘显杰协助。
20
2022年10月
公司董事及採购员涉贪840万元遭廉署起诉今认罪候判廉政公署早前落案起诉一名服装配饰贸易公司董事及一名制衣公司前採购员,控告他们七年间行贿受贿共约840万元,致使两间制衣公司向该贸易公司发出採购订单,总值逾3,600万元。两名被告今日(10月20日)在区域法院承认控罪。何国荣,46岁,宝原行有限公司(宝原行)独资董事兼股东;及黎淑芬,54岁,必伟实业有限公司(必伟实业)前高级採购员,今日同承认一项串谋使代理人接受利益罪名,违反《防止贿赂条例》第9(1)(a)条及《刑事罪行条例》第159A条。何国荣另承认两项串谋向代理人提供利益罪名,违反《防止贿赂条例》第9(2)(a)条及《刑事罪行条例》第159A条。区域法院暂委法官刘绮云将案件押后至下星期一(10月24日)判刑。二人暂时还押惩教署看管。案情透露,宝原行及必伟实业分別为服装配饰贸易公司及睡衣和泳装制造商。何国荣于2011年认识黎淑芬后,宝原行开始收到必伟实业少量订单。为与黎淑芬维持良好关係和得到更多订单,何国荣期后向对方提供大量主题乐园入场门票。何国荣及黎淑芬于2012年中同意提供及收取非法回佣,款项以必伟实业订货重量计算。其后,必伟实业向宝原行发出的购货订单大增,宝原行更成为其主要供应商。于2014年5月至2019年8月期间,黎淑芬收取何国荣非法佣金共逾71万元,款项以必伟实业向宝原行订货重量每公斤一至两元计算。案情透露,何国荣及宝原行一名会计文员以相类贪污手法,从而得到牛仔服装制造商惠宜制衣(香港)有限公司(惠宜制衣)的订单。约于2012年2月,何国荣同意向一名惠宜制衣採购文员提供非法回佣,款项以惠宜制衣採购订单金额一成计算。此外,该惠宜制衣採购文员又向宝原行发出虚假订单,即宝原行在收到这些虚假订单后不用实际供货,在收到惠宜制衣货款后会保留当中两成款额,并将余额支付予该採购文员。廉署调查发现,该惠宜制衣採购文员于2014年4月至2019年12月期间,就总值逾3,600万元的採购订单收到非法回佣共约770万元。必伟实业及惠宜制衣不容许职员就公司业务向任何人士索取及接受利益。该两间公司在廉署调查案件期间提供全面协助。相关调查仍在进行,廉署不排除会有更多人士被检控。上述宝原行会计文员亦因涉案被廉署起诉,他早前否认控罪,案件押后至明年7月审讯。控方今日由高级助理刑事检控专员何伟万代表出庭,并由廉署人员刘显杰协助。廉署呼吁工商业界,切勿以贪污贿赂方式获取生意。行贿受贿同样犯法,行规或惯例亦非提供及收受非法回佣的辩解。

回到顶部